中国外贸:涨就一个字,个中几多事

来源:  时间:

订单在涨 成本也涨

中国外贸:涨就一个字,个中几多事

  中国商务新闻网 在很多外贸企业眼中,这是机遇迸发的时代--中国进出口连续5个季度实现大幅正增长,大量的海外订单潮涌中国;这也是挑战并存的时代--受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影响,一些外贸企业不得不面对进口原材料价格一路攀升、国际运费暴涨,唯独外贸产品售价难涨的尴尬处境。

  当前,外贸企业的境况到底如何,日子好不好过?中国外贸的整体形势怎样,面临哪些有利因素和不利因素?接下来,外贸领域应该未雨绸缪重点防范哪些风险?国际商报特邀业内权威专家围绕上述热点议题展开思辨。

  专家圆桌

霍建国

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会副会长

刘英奎

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国际投资研究部主任

陶金

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

  (排名不分先后)

  就您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当前外贸企业境况如何?他们的日子好不好过?

  霍建国:从统计数据来看,今年中国的进出口贸易一直维持两位数以上的高增长,外贸对国民经济增长作出了突出贡献。但与此同时,一些外贸企业的效益并没有出现可喜的变化,主要问题在于,企业经营的综合成本上升但出口产品售价却难以提升,导致很多企业只能微利运营。

  具体而言,今年以来,中国外贸企业先是面临原材料成本大幅上涨的局面,从钢材、铝材到铜材,从塑料到化工材料,从仪器仪表到电子元器件,外贸企业生产所需的多种原材料都经历了价格大幅上涨的过程。同时,国际海运费用也在持续攀升,外贸企业一度面临一箱难求的状况。此外,美元汇率的巨幅波动也对外贸企业形成了较大干扰。尽管在疫情的影响下不少海外订单转向了中国,但很多都是应急订单,外贸企业很难通过涨价的方式来缓解成本压力,利润率并不高。尤其是位于价值链中低端的外贸企业,面临的困境更为明显,但部分高科技产品出口企业的效益还是不错的。

  刘英奎:目前中国外贸形势总体乐观。与其他国家的贸易企业相比,中国外贸企业的日子总体是好过的,但企业面临的国内外形势仍然错综复杂、喜忧参半,既有优势、有机遇,也有困难和挑战,且企业之间也存在冷热不均的情况,一些企业能够危中寻机、借势发展,一些企业则深受中美贸易摩擦、原材料涨价、国际货运难、招工难等问题困扰,陷入困境。

  陶 金:从短期看,近期限电停产给出口企业的生产带来了一定程度的冲击,进而对企业的营收产生了影响,企业不得不最大程度地满足外贸订单,因此产生了额外的成本,压制了盈利。从营收和盈利两个层面看,部分出口企业确实存在短期承压的情况。此外,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也对出口企业产生了短期影响。不过从长期看,国内生产价格指数(PPI)走势与出口走势高度一致,这也意味着国内工业品、原材料价格的上涨很可能带动出口金额的增加。因此,至少从营收上看,原材料价格上涨对出口企业收入的影响较小。

  当前中国外贸形势如何?面临哪些有利因素和不利因素?

  刘英奎:中国外贸发展拥有四大有利因素:一是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稳外贸工作,商务部出台了扶持外贸企业发展的具体政策措施,为中国外贸发展提供了重要保障。二是中国应对疫情的措施科学有力,使疫情较早得到了有效控制,在主要经济体中率先实现复工复产,为外贸发展奠定了扎实的产业基础。三是国外疫情防控不力,尤其是一些劳动密集型产品的生产和出口国,比如印度、越南等国,深受疫情困扰,客观上降低了中国外贸面临的国际市场竞争。四是中国产业体系完善,产品国际竞争力较强,产能较大,在中美贸易摩擦和疫情两大不利环境中仍能逆势飞扬。

  但与此同时,中国外贸发展也面临一些不利因素:第一,一些国家的疫情尚未得到有效缓解,人员往来受限,国际展会被取消或延迟,防疫消毒不仅推升了外贸成本,也增加了企业的时间成本。第二,当前的拉闸限电措施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企业产能,导致出口产品生产、供应受阻。第三,国际货运难、运价高等状况还会维持一段时间,外贸企业仍需面临较高的国际物流成本。第四,原材料价格涨幅较大,造成外贸企业生产成本大幅上升。第五,招工难、留工难问题也对外贸企业发展造成了困扰。

  霍建国:应该说,今年中国外贸形势总体还是比较理想的,至少比年初预期的要好一些。主要原因还是在于中国的疫情防控工作做得比较到位,特别是在五六月份亚洲主要出口国再次受到疫情冲击后,全球很多订单纷纷转向中国,再加上今年欧美经济基本处于复苏进程中,需求有所上升,中国的出口企业实际上是受益的,这一趋势很可能会延续到今年年底。

  但也要注意到,当前中国外贸面临着许多新的困难。首先,贸易保护主义的影响仍然不可低估,西方一些发达国家对中国高科技产业发展的限制短期内难以缓解,加之全球性芯片短缺,中国部分产业及最终产品的生产将持续面临负面影响。

  其次,随着亚洲主要出口国家产能逐渐恢复,国际市场的竞争将变得更加激烈,订单转移来华的效应将逐步收缩,中国出口企业或将面临订单缩减甚至短缺的状况,出口增速有可能会回落。

  再次,美国仍是当今世界进口量最大的市场,由于其对中国输美商品加征的关税尚未取消,中国外贸企业对美出口仍然面临掣肘。如果中美两国接下来不能妥善解决这一问题,中国企业仍将受到不容忽视的影响。

  最后,美国经济仍面临多重矛盾,通胀问题同消费变化是相互联系的,债务问题同金融市场稳定是相互联系的,美联储的政策同美元汇率是紧密挂钩的,这些变化都可能会对中国出口企业造成潜在的影响,特别是会导致企业产生汇兑损失。

  所以,今年四季度乃至明年上半年,中国外贸仍需克服诸多不利因素。当然我们也要看到,中国外贸企业的竞争能力和开拓市场的能力也在不断提升,国内还有不少可供选择的宏观调控工具,只要各地各部门能够为中小外贸企业排忧解难,加大支持力度,我们就可以迎难而上取得更好的出口业绩。

  陶 金:今年以来,中国的出口大致可以归结为外需驱动型,即全球经济复苏形势变化引发外需波动,进而影响中国出口波动。总体而言,今年以来全球需求呈现持续增长的态势,一定程度上推升了中国工业制造业投资、产能扩张和能耗增加。

  值得注意的是,9月以来,中国的能耗双控政策强度明显加大,限电停产具有一定的行业普遍性,且多集中于中上游工业。这一方面产生了订单交付问题,有可能导致短期出口数据增速下滑;另一方面,若限产持续,未来出口逻辑可能由需求驱动转为供给限制,出口增速或将因此承压。

  进口领域,在去年增速基数相对较低的情况下,当前中国进口同比增速有望保持相对较高水平。从国内工业需求看,限产导致国外订单替代需求有所反弹,不过由于国外供给恢复速度依然受限,中国的进口规模不会明显扩张,但进口价格仍可能继续上涨,推升进口额增加。

  接下来,疫情依然是影响全球供给形势的决定性因素。从行业层面看,新兴经济体上游资源品供给弹性小、恢复慢,且疫情造成海运价格处于高位,不利于进口,因此四季度进口将有所承压。从更长时期来看,若海运价格出现回调,疫情发展趋于弱化,中国的进口增速或将于今年最后两个月实现阶段性回升。

  接下来,外贸领域应该重点防范哪些风险?

  霍建国:第一,要防范中美贸易冲突升级,如果中美新一轮谈判不能妥善解决问题,出现新的贸易对抗或制裁,对两国的企业均将造成较大的不利影响。第二,要防范金融市场的剧烈震荡,特别是美元汇率的大起大落。第三,要助力外贸企业应对大宗商品涨价压力,如果成本持续大幅增长而销售价格无法上涨,最终企业只能放弃出口。第四,要妥善处理拉闸限电与生产之间的矛盾,在能源短缺的情况下,根据不同行业的性质采取不同的措施。第五,企业要紧密跟踪国际市场变化,一方面要抓住有利时机努力扩大出口,另一方面要树立风险意识,早做防范。

  刘英奎:中国外贸应重点防范三方面风险:第一,近期及未来一段时间国际政治经济形势动荡,一些国家政府换届、领导人更迭。各种各样的地缘政治冲突、国际关系格局变动或许会带来相应的贸易风险,贸易企业应密切关注。值得注意的是,当前中美高科技领域竞争正在加剧,美国企图切断中国高新技术引进和国际合作技术源头,对芯片等高技术产品贸易控制加强。

  第二,在开展外贸的过程中,国内一些企业互相竞争,采用低价竞争方式开拓国际市场,造成原材料涨价、海运费涨价而出口产品不涨价、企业利润不增反降的不合理现象,致使肥水流入外人田。因此,应加强商协会建设和行业自律,防止国内企业相互低价竞争刻不容缓。

  第三,随着新冠疫苗接种的推广普及,各国疫情将逐渐得到控制,其他国家或地区的复工复产会使一些产品的国际市场份额重新分配,中国外贸企业应未雨绸缪,提前对自身产能和国际竞争力进行评估,对产品结构和国际市场布局进行调整,防止出现新的产能过剩。

  陶 金:第一,疫情影响仍不容忽视。在疫情仍在世界范围内持续蔓延的情况下,全球需求和供给的变化趋势不一致,需求的弹性更大,复苏相对容易,供给则是刚性更大,复苏相对缓慢,这是当前全球通胀及其预期高企的根本原因。未来,这种情况将随疫情变化而发生变化,中国外贸所处的国际环境也将发生变化,外贸企业或将面临周期性波动的冲击。

  第二,国际政治经济形势的变化会影响中国外贸发展。近期中美经贸关系出现一定的回暖迹象,有可能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利好中国出口,但国际政治经济形势仍然面临诸多不确定性因素。对此,外贸企业仍须谨慎评估并提早防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