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对华经贸有颗玻璃心

来源:  时间:

官方代表团“主动”缺席进博会 贸投频生隙合作发展干扰多

澳大利亚对华经贸有颗玻璃心

  澳大利亚联邦贸易部部长伯明翰近日已证实,今年11月澳大利亚将不会派出官方代表团参加在中国上海举行的第三届国际进口博览会。这将是三年来澳官方首次缺席该博览会,对于缺席进博会一事,澳政府的理由是“目前有国际旅行限制”。

  作为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举办进口博览会,澳官方一反前两届积极参与的热情,而是不顾自身的商业利益,完全缺席该博览会。这传递的信号是否与近年尤其是今年以来两国政经关系的趋冷有直接关系?

  2018年8月,时任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对华为颁布5G禁令后,澳官方多次表明,停止与华为业务的往来。在今年英国宣布将禁用华为后,澳不顾国内各界人士反对,正式宣布禁止华为参与澳大利亚的5G网络建设,并将逐步从现有网络构架中清除华为的通讯设备。而且在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初期,澳大利亚热衷炒作“病毒源头”问题,呼吁对中国进行独立调查。

  澳大利亚对华政治关系的恶化逐渐波及到双边的贸易投资领域。今年5月,中国暂停进口4家澳大利亚企业的牛肉产品,因这些企业违反了中国海关检验检疫要求,由此澳大利亚35%牛肉出口额遭削减。还是5月,中国商务部宣布对澳大利亚大麦征收反倾销税和反补贴税,反倾销税率为73.6%,反补贴税率为6.9%,征收期限为5年。6月5日,中国文化和旅游部发布了赴澳大利亚旅游的安全提醒:中国游客切勿前往澳大利亚旅游,要提高安全防范意识。8月18日,中国商务部宣布对澳大利亚进口葡萄酒进行反倾销调查;8月31日,中国商务部发起对澳大利亚进口葡萄酒的反补贴调查。华为澳大利亚分公司8月份宣布,决定停止以主要赞助商的身份继续赞助澳大利亚职业橄榄球联赛队伍堪培拉奇袭队。同在8月,中国乳企蒙牛宣布中止对日本麒麟在澳大利亚的一家乳品饮料公司价值4.3亿美元的收购案,主因是传出澳方负责审查外国投资的机关将不会核准这宗收购案。

  除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外,由于与最大贸易伙伴的交恶,澳大利亚第二季经济数据十分难看,GDP环比萎缩7%,比经济学家预期的6%还低,创下自1959年有记录以来最大跌幅。中国海关9月7日公布的数据显示,8月份中国从澳大利亚的进口同比下降26.2%,至88.1亿美元,而当月中国进口总额下降0.5%。中国自澳大利亚的进口降幅,远远超过了其他国家。澳大利亚统计局的数据显示,7月份澳大利亚对华商品出口同比下降16%,其中铁矿石和煤炭出口下降。这与3到6月之间,澳大利亚对中国强劲的出口销售局面,发生了巨大逆转。

  剧降的贸易数据与2019年双边贸易往来热络的画风迥异。据澳大利亚统计局统计,2019年中澳双边贸易额为1589.7亿美元,同比增长10.9%。其中澳大利亚对中国出口1039.0亿美元,增长18.3%,占澳大利亚出口总额的38.2%,提高4.0个百分点;澳大利亚自中国进口550.7亿美元,下降0.8%,占澳大利亚进口总额的25.8%,提高1.4个百分点。澳大利亚对中国的贸易顺差488.3亿美元,增长51.1%。中国继续为澳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一大出口目的地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

  不止贸易,在投资领域也出现了大滑坡。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根据澳大利亚财政部和其他联邦部门数据所做的一项最新统计显示,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投资近三年来连续下降,中国2019年对澳大利亚进行了大约25亿澳元(相当于18亿美元)的投资,2018年的投资额则为48亿澳元,中国对澳投资一年间锐减47%,进一步折射出澳中两国的经济和外交关系趋冷。

  其实,澳大利亚政府在2017年之前对中国保持了相当密切的友好关系,甚至成为西方国家中对于“一带一路”倡议态度最为热情的国家。例如,2014年,澳大利亚与中国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2015年澳大利亚顶住美国压力,成为亚投行的创始成员国。2016年中澳双方讨论了一项意义空前的项目,即将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与澳大利亚的《北部开发计划》联系起来,用中国雄厚的资金和强大的基建产能撬动澳大利亚北部的大开发。但2017年以来,两国经贸关系频频遇冷。

  7月和8月经济数据和对华贸易数据大幅下降,澳方仍宣布官方代表团将不参与今年第三届在中国进博会,说明澳并不十分看重维持与主要自贸伙伴的经贸关系。在双边政经领域时现不协调音的当下,两国的经贸摩擦有可能进一步加剧,这对双边经贸合作的发展前景无疑是个坏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