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通胀预期撑得起美国经济?

来源:  时间:

数据显示走出低通胀时代 复苏态势仍受多因素制约

高通胀预期撑得起美国经济?

  中国商务新闻网 美国6月份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年化通胀率为5.4%,远高于市场预期的4.9%,创出最近30年来的第二新高(第一新高为2008年7月)。这一关键经济数据的连月涨势是否意味着美国低通胀时代过去了?

  中国银行研究院最新发布的研究报告称,美国通胀超预期上涨,物价呈整体上涨态势。疫情缓解后美国经济复苏,需求反弹,叠加超级宽松货币政策和大规模财政刺激,美国物价呈整体上涨态势。2021年6月份,美国CPI同比上涨5.4%,为2008年以来新高;在剔除食品和能源后,核心CPI增速达到了4.5%,创1992年5月以来新高。

  为缓解新冠肺炎疫情给美国经济带来的负面冲击,美联储实施了超级宽松的货币政策。2021年5月末,美联储资产规模达到79843.5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25%。2020年5月至2021年5月间,美国M2增速均值达22.8%,远高于疫情前水平。通货膨胀本质上是一种货币现象。货币供应量增加将降低实际利率,刺激投资和消费需求,引起上游工业品价格和下游消费品价格上涨;同时,也会通过财富效应和预期作用直接拉动居民消费。这两条途径共同推动物价上涨。

  为改善疫情期间居民生产生活状况,美国政府实施接连不断的财政补贴,包括为居民发放现金支票、增加联邦失业金补贴等。财政大规模“发钱”使美国居民的资产负债表非但没有在疫情中受损,反而收入有所增加。2021年5月,美国人均可支配收入为5.56万美元,较2019年同期增加了12.35%。并且疫情暴发后美国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最快的时点恰好分别对应着大规模财政“发钱”。因此,随着疫情逐渐缓解,美国居民消费需求迅速释放,有力提振了美国耐用消费品价格。2021年以来,美国耐用品个人消费支出开始强势反弹并快速增长。2021年5月份,美国耐用品个人消费支出总额为2.07万亿美元,同比增长33.69%,远高于历年平均水平。

  分结构来看,能源价格上涨和商品供求失衡对本轮美国CPI上行起到了明显的推动作用。一是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对美国CPI影响较大。在美国CPI构成中,能源占比较大,约为6.5%左右。其中,“住宅—燃料和公用事业—家用能源”以及“交通运输—私人交通—发动机燃料”这两个细分子类直接受能源的影响。2021年6月份,美国能源CPI同比涨幅为24.5%,可估算出能源价格上涨对美国CPI涨幅的贡献约为1.6个百分点。

  疫情亦对全球供应链产生相当大的负面影响,表现在汽车等商品价格明显上涨。2021年6月份,美国二手车CPI涨幅高达45.2%,创历史新高。受台湾省、越南等地疫情恶化的影响,多家晶圆代工企业被迫停产,全球出现“芯片荒”。芯片短缺抑制汽车生产,新车供应不足,消费者转向购买二手车,导致二手车需求剧增、价格飙升。2021年4月,美国二手车销售额为168.31亿美元,同比增长158.78%,超过新车销售情况(销售额为105.26亿美元,同比增长109.96%)。

  目前美国经济复苏形势较好,下半年需求将持续旺盛。2021年6月,蓝筹经济指标调查的经济学家预测,三、四季度美国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将分别增长7.3%和5.2%,全年可达6.7%;美国失业率季度平均值可能在四季度下降到4.8%,全年平均值为5.5%。同时,随着美国经济持续放开,服务消费活动继续恢复。6月份,美国零售销售环比增长0.6%,较5月份的-1.7%有明显改善。服务消费活动的进一步改善,叠加美国居民部门资产负债表较好状况,有利于后续美国需求的释放,将对美国核心CPI起到较明显的支撑作用。事实上,5月份美国核心CPI已出现较大幅度走高的迹象,预计未来仍有一定的抬升空间。

  美国通胀预期持续走高。通货膨胀预期会引发实际通货膨胀的实质,首先是普遍存在的通货膨胀预期会刺激社会总需求增加,而总需求膨胀又会导致市场供求矛盾并引发物价水平上升;其次,普遍存在的通货膨胀预期也会推高包括工资和正常利润在内的经济成本,从而导致物价水平上升。2021年6月份,美国消费者对一年期通胀预期中值连续第8个月跃升至4.8%,高于5月份的4%,创下该调查自2013年启动以来的新高。

  房租价格面临大幅上涨压力。美国房租占CPI的比重高达33%,是影响物价走势的重要因素。在“千禧一代”购房需求来袭,以及超宽松货币政策下极低的住房抵押贷款利率对居民购房的刺激,美国地产再次进入繁荣周期。从2020年三季度开始,美国房价呈明显上行态势,2021年一季度标普20大城市房价指数同比上升12%。从历史数据看来,美国房价传导至房租时滞约为18个月左右,预计2021年三季度起美国房租将开始加速上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