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务新闻网> 国内资讯

加速海外仓全球布局

来源:  时间:

  ■ 本报记者 白舒婕 吴 力 魏 桥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稳定加工贸易,发展跨境电商等新业态新模式,支持企业开拓多元化市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草案)》则明确提出,要“鼓励建设海外仓”。

  经过2020年的洗礼,跨境电商行业发生了广泛而深刻的变化,行业利好政策不断加码,更多行业潜能得到进一步释放,海外仓发展也经历了质的飞跃。2021年,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肆虐,国际物流运力依然严峻,海外仓建设面临哪些新挑战和新机遇?未来应在哪些区域着重布局发力?本报特邀代表委员及专家学者分享观点。

  加速全球贸易数字化进程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建材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彭寿:跨境电商的迅速发展为全球提供了高效、便捷的服务,即便没有发生新冠肺炎疫情,也很有可能成为未来国际贸易的主要方式之一。但当前跨境电商发展仍存在配送、售后等短板,不仅影响了物流效率,也增加了物流成本。这不仅无益于中国产品的出口,也增加了国外消费者的购物成本。

  建设海外仓则不仅有利于中国企业出海,也有利于保障国际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畅通,还有利于让国外消费者更便捷、高效地体验和购买跨境电商产品。

  作为面向未来贸易的公共性基础设施,海外仓可以承担起仓储、展示、体验、集散、配送、售后等综合功能,加速全球贸易的数字化进程,让物流成本更低、配送更便利、售后更有保障。不仅如此,海外仓建设是市场化的,是开放的,将为各国企业和消费者都带来便利。

  提高供应链协同和资源配置能力

  全国政协委员、雪松控股董事局主席张劲:在新形势下,巩固和畅通中国企业的海外供应链,实现海外供应链与国内产业链的全面联动,对构建新发展格局具有战略意义。

  借供应链体系重构之机提升加固、稳定畅通中国产业的海外供应链,疏通双循环体系的断点和堵点,发现新的增长点,助力构建新发展格局,我认为需要从以下几方面推进:

  一是进行制度创新,破除有碍跨国资源要素流通和贸易便利的体制机制障碍,实现海外供应链与国内产业链的更好联动。二是摸清海外供应链“家底”,支持重点企业扩链补强。支持一批重点企业进一步拓展海外产业,在巩固优势资源的基础上补短板强弱项。三是提升中国龙头企业在全球供应链体系的话语权。要支持鼓励带动性强的国内龙头企业加大力度“走出去”,积极“扩链”,推动特色产业在全球供应链体系中形成竞争优势,并逐步具备话语权、定价权。要鼓励中国企业在“一带一路”国家和地区合理设立海外仓,缓解区域供给压力,提高全球范围内供应链协同和资源配置的能力。四是高水平建设现代物流体系,提高商贸流通的现代化水平,此举对构建新发展格局而言具有重要意义。

  发挥“本土”前端优势培育公共海外仓

  全国政协委员、浙江省商务厅副厅长王坚:从短期来看,海外仓能够帮助外贸企业保障境外分销渠道,降低国际物流成本;从中期来看,外贸企业可借助海外仓小单试水发货备货,利用好海外仓“身居本土”的市场敏锐度,在市场回暖的第一时间抢占先机;从长期来看,利用海外仓前端优势,外贸企业可通过“本土化”品牌塑造、渠道建设、产品开发、市场响应实现企业营销模式的迭代升级。

  近年来,为推动企业高质量“走出去”,浙江省在全国率先开展公共海外仓培育工作,并把海外仓打造成为聚焦“一带一路”、实现贸易联通、融入全球供应链的外贸基础设施。这些海外仓为浙江省培育跨境电商等新业态新模式、找到经济发展新增长点夯实了基础设施建设,有效地帮助企业应对新挑战、抓住新机遇。

  以海外仓为发力点,我们还能做更大的文章,比如探索培育智能化发展、多元化服务、本地化经营、多模式联动、全球仓位信息订仓服务联网的公共海外仓3.0版。下一步,浙江省将加大公共海外仓支持力度,尤其是加大在欧美等发达国家的布局密度和扩大“一带一路”、RCEP等市场的覆盖面,打造海外仓全球仓位信息和订仓服务联网平台。

  建设海外仓应聚焦“三个侧重”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部长刘向东:从政府工作报告及相关促进外贸稳中提质的政策看,发展跨境电商等新业态新模式成为应对外部需求变化和风险挑战的重要途径之一。积极鼓励更多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开展先行先试、充分利用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渠道拓展多元化的市场空间有助于外贸提质增效。

  与此同时,中国积极与其他经济体或国家开展多双边自贸协定谈判,如RCEP、中欧投资协定谈判以及其他多双边自贸谈判等,为中国企业开展贸易投资提供更自由便利的制度环境和合作平台,并加快利用这些协定规则布局海外仓建设,为外贸企业缩短配送时间、提高客户响应度和提升消费体验提供支撑,也为其降低运营成本、更好拓展市场提供了重要的市场机遇。

  从全球角度看,着手建设海外仓应聚焦“三个侧重”:一是侧重于进口的海外仓应建立在制成品生产地,如电子元器件、医药化妆品及关键原材料等的原产地。二是侧重于出口的海外仓应着重建立在制成品的消费地,包括在发达经济体和“一带一路”国家进行布局。三是侧重进口和出口的海外仓需布局在物流便利畅通的区域,包括重要的港口城市和“一带一路”国家重要物流节点。

  在疫情仍在全球蔓延的背景下,全球物流和供应链仍受阻滞,海外仓建设面临需求萎缩和物流不畅等诸多挑战。同时很多企业建设海外仓还面临着本地化用工、跨文化管理、跨境供应链管理以及对当地法律制度等认识不够的问题。要更好铺开海外仓,既需要国家继续加快自贸协定的谈判进程,以提供更自由便利的跨境物流运输制度保证,也要鼓励企业抱团出海,共担风险,探索海外仓共享共建发展的新模式,增强抵御市场不确定性风险的能力。

  加快布局 释放海外仓红利

  北京工商大学商业经济研究所所长洪涛:目前中国1800余个海外仓分布在俄罗斯、日本、美国、韩国等国家和地区,中国海外仓的快速发展得益于以下几方面因素:一是近年来中国进出口贸易形势较好,尤其是2020年中国进出口贸易一枝独秀,增长了1.9%。二是中国积极拓展“朋友圈”,如期签署RCEP、如期完成中欧投资协定谈判、中欧地理标志协定正式生效等,并且积极推动中日韩自贸区协定谈判,积极考虑加入CPTTP等,为全球经济复苏注入了动力。三是近年来中国跨境电商飞速发展,2020年通过海关跨境电商管理平台进出口1862.1亿元,增长38.3%。四是国内政策不断释放红利,国务院自2015年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分五批设立了105个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商务部等9部门在全国设立了10个进口贸易促进创新示范区等。这些都为中国海外仓建设奠定了坚实基础。

  从全球布局来看,未来中国应在东南亚、欧盟、日本、韩国、俄罗斯等国家和地区布局海外仓建设。从产品来看,中国的工业品和农产品,特别是“三品一标”农产品可以更多地“走出去”。同时,近年来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建设了许多重点节点城市、区域节点城市,这些节点城市可以成为连接海外仓的重要枢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