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商报专讯

需求端发力促进汽车消费

来源:  时间:

  当前,促进汽车消费的政策不断出台。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加快发展流通促进商业消费的意见》,提出了释放汽车消费潜力等20条促消费政策;商务部等七部门印发的《关于进一步促进汽车平行进口发展的意见》,提出允许探索设立平行进口汽车标准符合性整改场所、推进汽车平行进口工作常态化制度化等措施。

  汽车消费潜力大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刘向东在接受国际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消费结构中汽车和住房消费占较大比重。今年以来,汽车消费增速下降,提振汽车消费迫在眉睫。“我国人均汽车保有量远不及发达国家,这意味着汽车消费的潜力仍然较大,因此多策并举促汽车消费具有重要意义,既能发挥消费对经济增长的稳定器作用,同时也有利于产业结构升级。”

  “中国汽车市场潜在增长率已经步入下降阶段,作为世界第一大汽车消费大国,汽车销售高速增长阶段已经过去。不过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汽车拥有量、汽车销售量的峰值还未到来。”商务部研究院流通与消费研究所所长董超在接受国际商报记者采访时强调,从未来增长趋势看,中国汽车市场仍有较大的发展空间。

  董超进一步分析,尤其是对外资股比放开后,纯外资企业加入竞争,包括特斯拉在内的汽车领军企业将加大投资力度,把中国市场看作赢得全球竞争优势的关键。此外,在数字经济背景下互联网企业也很看好汽车市场,这将带动汽车产业加快数字化转型,促使中国汽车市场潜力加速释放。

  围绕需求下功夫

  董超认为,在相关促进汽车消费政策的促进下,未来仍要围绕汽车市场消费需求下功夫。“在市场进入结构调整期的情况下,要围绕低碳环保、数字智能等升级需求,加强研发生产布局、提供优质服务。”刘向东也认为,特别是在汽车出行、停放等方面要做精做细配套设施服务,让汽车消费在适应消费升级的同时不给城市“添堵”。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副研究员邹蕴涵在接受国际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释放更多的汽车消费潜力,还需要解决汽车消费环境日益严苛、农村汽车消费潜力未被充分挖掘以及新能源汽车消费配套不足等问题。

  邹蕴涵所提三个问题的成因主要有三方面:一是当前中国城市的道路交通条件和交通管理能力尚没有跟上汽车保有量快速提高的步伐,这对汽车消费特别是改善性汽车消费具有明显的抑制作用;二是汽车消费金融政策对农村倾斜不足,汽车信贷普及情况较城镇明显偏弱,单纯依靠个人储蓄买车成为抑制农村汽车需求释放的重要因素;三是新能源汽车在我国还属于新兴消费市场,消费者本身对其了解程度低,与传统的内燃机汽车相比,也没有明显的价格优势。更重要的是新能源本身的供应体系还未建立,如纯电动汽车的充电装置标准、配置等在一些城市并不完善。

  邹蕴涵就此建议,要加大力度促进三四线城市以及农村汽车市场发展。这主要包括:大力改善三四线城市、县城、农村的路况,以及道路交通和汽车消费环境;促进三四线城市、县城、农村的汽车行业金融产品发展,有针对性地推出面向这些地区的汽车经销商存货抵押贷款、汽车消费按揭信贷等产品,提高经销商渠道下沉力度,增强居民汽车消费能力。


【免责声明】如遇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尽快与本网取得联系。

手机:18500026426(加微信请注明具体事宜) 固话:010-58360287、58360324 邮箱:comnews201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