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水平开放不忘风险防范

来源:  时间:

  中国商务新闻网 与“十三五”时期相比,《“十四五”商务发展规划》的一个鲜明特点是明确提出要准确把握商务发展和安全的关系。从《规划》全文来看,在106次提到“开放”的同时,28次提到“安全”。《规划》在提出推动高水平对外开放的同时,提出要统筹商务发展和安全,要实现商务高质量发展和高水平安全的良性互动。

  开放仍有重要战略意义

  《规划》在分析“十四五”时期的国内外形势时认为,世界进入动荡变革期,单边主义、保护主义、霸权主义愈演愈烈,传统和非传统安全威胁交织上升。

  这是否意味着中国的高水平开放可以放缓脚步,甚至不合时宜?

  “更高水平对外开放可以打通国内国际两个市场,有效利用两种资源,畅通国内大循环,推动形成国内国际双循环,重塑国际合作和竞争新优势。”第三届商务部经贸政策咨询委员会委员、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校长夏文斌在接受国际商报记者采访时强调,唯有更高水平对外开放才能更好应对国际经济发展新挑战,唯有更高水平对外开放才能更大程度释放国内市场潜力,唯有更高水平对外开放才能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

  夏文斌表示,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扩大对外开放范围,由边境开放逐渐转向边境内开放;二是加大对外开放力度,在已经开放的领域通过进一步消除贸易壁垒实现深度开放;三是加快对外开放步伐,抢抓开放机遇。

  “今后五年,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会加速演进。”夏文斌认为,“十四五”时期,国际环境错综复杂,全球经济陷入低迷期,“东升西降”趋势更为明显,中美经贸关系持续震荡,国际地缘政治格局日趋复杂,全球产业链供应链面临重塑,不稳定性不确定性明显增加。此外,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广泛深远,逆全球化、单边主义、保护主义思潮暗流涌动。

  越是如此,越应当重视开放。夏文斌说,要通过更高水平开放形成中国国际贸易的竞争新优势,在贸易模式方面,全力推动数字贸易发展,培养国际贸易的新增长点;在区域开放方面,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加快“向西开放”步伐;在贸易产品方面,增强自主创新能力,提高产品质量,提高产品国际竞争力。

  持续提升风险防范能力

  第三届商务部经贸政策咨询委员会委员、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党委书记、副院长余淼杰在接受国际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十四五”时期,某些国家推行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的行径不会改变,这将阻挡全球经济增长,影响全球市场需求,对中国外贸的外部市场造成挤压。同时,由于各种技术性壁垒、限制性措施和贸易摩擦等都将增多,中国对外贸易的不确定性也将进一步增大,不利于产品出口。此外,国际劳工标准、绿色标准等的提高也会迫使中国劳动力等综合成本不断上涨,竞争力弱化。

  “‘十四五’时期是中国对外贸易的重要战略机遇期,但也会遭遇各种风险挑战,因此,在国际贸易领域,防范各种系统性风险尤为重要。”夏文斌说,国际贸易领域面临主要经济体间的贸易摩擦风险、国际经贸规则失序风险、国际生产分工的“脱钩”风险以及全球价值链分工放缓等问题。

  夏文斌认为,就国际贸易而言,做好风险防范需要做到如下三点:一是加强内循环,增强自主创新能力,细化国内生产分工,促进产业在国内各区域的转移。内循环越强,外部脱钩的风险越小;二是促进外循环,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为平台,在亚洲建立自己的“朋友圈”,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为“跳板”,主动融入高水平的亚太价值链;三是加强内循环和外循环的互联互通,充分发挥自由贸易试验区等各类经济功能区的开放平台作用,坚持问题导向,敢于先行先试,复制推广先进经验,通过规则融合联通国内国际两个市场。

  对此,余淼杰建议从三方面发力:一是在稳定开拓发达国家市场的同时加大力度开拓全球其他国家市场,加速推动市场多元化,同时开拓中国国内市场;二是加速实施优质优价战略,提升产品综合竞争力,提高外贸发展水平;三是应对知识产权、绿色标准、劳工标准等问题,既要加强谈判与国际合作,又要注重与国际接轨,提升外贸企业发展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