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务新闻网> 国际商情

中日韩FTA:前景光明道路曲折

来源:  时间:

  中日韩,东亚三国在地理上一衣带水,在经济上相互竞争又合作。从国别上讲,日本和韩国分别为中国的第二和第三大贸易伙伴。所以在中日韩自由贸易区这一设想自2002年的中日韩三国领导人峰会上提出后,三方时断时续地进行着磋商。

  2018年中日韩三国的经济总量为20.2万亿美元,占全球GDP的比重为23.5%,这个数据超过了欧盟(21.9%),接近北美自贸区(NAFTA)(27.3%)。而且三国间物流十分便利,货物从中国上海港到日本横滨和福冈只需要三天航程,从中国天津港到韩国仁川或釜山仅需要一天,物流费用很低。 这一巨大而紧密相依的市场,如果能结成自贸区将迸发巨大的潜力。尤其过去20年,中日韩三国之间的贸易、投资、人员往来规模都迅速扩大。2018年三国间贸易总额超过7200亿美元,相互投资额超过110亿美元,人员往来超过3100万人次。但目前中日韩自贸区的设想仍处于谈判阶段,且各方对自贸区的预期多有不同,中日韩三国合作虽起步早却仍进展缓。

  中方从巨大市场自由流动、产业链提升和技术承接的角度出发,有积极推进中日韩自贸区进程的出发点和利益所在。正如在去年12月的“第七届中日韩工商峰会”上,中国总理李克强指出,三方要共同努力提升区域经济一体化水平,推动中日韩自贸区谈判尽快取得实质性进展。

  而日本在面对中日韩自贸区时,有其自身利益的考虑。日方目前优先推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落地和实施,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表示希望在RCEP上发挥主导作用,并意欲重塑亚洲地区贸易版图,以及日本在2018年与欧盟日欧自贸协定(EPA)和在2019年10月与美国日美贸易协定的签署,为日本避免主要的国际贸易摩擦起到了有力的安全网作用。所以日本外务省新闻发言人大鹰正人去年12月曾表示,“日本的立场是,中日韩FTA协议必须等待RCEP谈判的完成,现在说还太早了。”

  从日本外务省新闻发言人的表态而言,日本对中日韩自贸区目前还持观望态度,因为日本作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其外向型的经济利益拥有更多产业链的上游优势,对外输出产品往往有着不可替代的技术垄断性特点,所以日本着眼于全球性市场。即使目前未能成立中日韩自贸区,中国和韩国市场仍对日本的半导体原材料、数控机床等高科技产品有着刚性需求。而且日美贸易协定在今年1月刚刚生效,意味着日本更愿意纳入与美国市场经贸往来的便利贸易轨道,同时也缓解了日本外部的国际贸易环境,从而显得对中日韩自贸区的需求没有那么迫切。

  况且,日韩仍然缺乏足够政治互信,致使从2018年开始双方产生尖锐的经贸摩擦,日本2019年8月在半导体原材料对韩出口上卡着后者的脖子,日韩双方都把对方从贸易便利的“白名单”除名,直至相互拉黑。今年1月韩国总统文在寅表示,如果日本解除对出口韩国的半导体原材料的限制,日韩关系可以缓和,但日本要求的是韩国取消对在韩日企资产的扣押。目前日韩各表一枝,分歧仍然巨大。

  中韩的历史、文化、人文关系本就最为密切,经济合作也十分紧密。但2017年以来的萨德事件,使得两国关系迄今仍处于艰难的“恢复”过程中。

  另外,我们也不能不考虑到中日韩关系曾经屡次因为历史恩怨和地缘政治考量而恶化的曲折过往,就像安倍晋三说过的,目前中日韩三国之间在一些领域仍存在着争议。韩国驻华大使张夏成曾坦言,“韩中日FTA的前景是很难预测的”。且中国在2013年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也意味着中国对东北亚中日韩自贸区协议的最终达成做好了长期准备工作,“一带一路”的战略重心向西挺近,东北亚在中国对外经贸关系中的战略地位被平衡了,保持目前稳定而持续发展的东北亚经贸关系,而不是谋求加速推进这一关系,可能是中国方面当下对近20年磋商未果的中日韩自贸区前景持更务实的一种态度。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