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务新闻网 > 一带一路与走出去

“一带一路”助推非洲工业化进程

来源:  时间:

  中国商务新闻网 非洲是中国未来最具潜力的市场和“一带一路”产能合作的重要区域,中非合作正处于大有所为的发展机遇期,而“中 非工业化合作计划”的逐步落实将继续有助于为非洲工业化进程“造血”,弥补非洲国家自然条件受限、资源禀赋不足的局面。中国不断加大对非投资力度,积极参与到非洲一些国家的工业化发展进程中。一些工业领域的投资合作项目正在为这些国家增加税收、增加就业、改善工业结构,延伸“非洲制造”的增值链。中非发展基金的增资,中非产能合作基金的启动以及国家政策性银行、商业银行的大力度配合,都为中非工业化合作注入了强劲的动力。“一带一路”建设深入对接非洲,将为非洲实现共同发展提供重要机遇。中国已成为非洲实现自主可持续发展的最可靠朋友和伙伴。

  非洲工业化发展掣肘颇多

  非洲大多数国家整体工业化程度相对较低,工业在国家经济中所占的比重较小。数据显示:2019年,非洲的总体GDP约为2.4万亿美元,非洲地区最高的前三名尼日利亚、南非和埃及的经济总量合计约为1.15万亿美元,接近非洲经济总量的约一半。显然,非洲大陆内部的经济发展很不平衡。目前非洲工业化进程滞后的原因既有制度政策层面的因素,也包括基础设施落后,资金、技术缺乏,人才储备不够,等一系列因素制约着工业化的发展。

  一是基础设施落后影响工业化发展。从整体上看,大多数非洲国家目前还处于经济发展的初级阶段,也称为前工业化阶段。工业发展水平低下,尤其是制造业基础薄弱,不仅规模小,企业关联低、产业配套差,而且与制造业发展相关的交通、物流、能源等基础设施缺乏。

  2016年,笔者考察了肯尼亚、埃塞俄比亚、塞内加尔,发现这些经济、工业化发展比较快的非洲国家共同面临的主要问题:首先,拥挤不堪的道路交通网络需要升级;其次,水利、卫生服务质量需要提高;最后,电力等支持工业化发展的能源资源需要改善。这不仅暴露出非洲发展的首要在于基本环境的改善,也显示出在基础设施领域存在的巨大投资潜力。

  二是明确支持性政策和投资准则。非洲各国政府必须单独和集体制定支持性政策和投资准则。明确界定的法律和税收领域的规则和条例、合同透明度、良好的沟通、可预测的政策环境、货币和宏观经济稳定对于吸引长期投资者至关重要。区域一体化将通过协调政策和限制不利的国内方案,帮助减轻非洲工业面临的管制负担。这将促进非洲内部和内部的贸易,加速工业化进程。区域一体化的正确方法要求各国集中精力于具有竞争优势的大宗商品。

  三是管理人才短缺和工人缺少培训机会。非洲是世界上最年轻的大陆,目前正经历一场强大的人口转型。在此期间,非洲劳动力总数将超过中国,并可能在全球消费和生产中发挥巨大作用。与其他地区不同,非洲既不会面临国内劳动力短缺,也不会担心大部分时间里人口日益老龄化带来的经济负担。但是,非洲国民受教育水平十分有限,就算是实行10年义务教育的埃塞俄比亚,当地入学率也并不高,埃塞俄比亚中学和大学的入学率分别只有28%和17%。成年人男性识字率为50%,女性仅为23%。因此,当地熟练技工相对缺乏,大部分工人需要经过实地培训、在职培训方能上岗就业。管理人才更是短缺,需要从国外派往非洲和在非洲本土培养相结合的方式。解决这些问题,目前最好的方式是在当地采取联合办学、定点培养、学生交流等多样化的人才培养模式,采用合作办学模式不仅可以使企业员工充分利用国外的语言培养环境,与当地接轨,还能借助国外的优良教育资源,迅速和国际接轨。

  投资风险还须严加防范

  要想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进而完成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日程,就必须通过促进迅速而负责任的工业化帮助非洲加快发展。非洲多数属于欠发达国家,经济落后、工业基础薄弱。防范投资风险应当放在客观的重要位置,面临政局不稳社会动荡、安全和金融风险时,要有应对的防范意识和方法。

  加强安全管理与风险评估。国际资本流动当中存在着很多的风险,这是任何跨国投资者都难以规避的难题,而征收、征用或国有化的风险更是一般投资者所难以预测和防范的。国际社会普遍承认本国政府有权对其主权范围内的财产进行征收或国有化,使得投资者在一开始选择投资目标国的时候就不得不将此类风险考虑在内。从人们的日常经验来看,贫穷落后往往是和腐败、人治联系在一起的,大部分非洲国家在这方面的状况令投资者感到担忧。

  非洲国家保护外国投资者的态度主要是通过与外国投资相关的法律和政策声明来表明的。政策声明表明了一国在与投资相关的行政、立法上所要遵循的基本原则,有重大意义。

  在关于非洲土地、能源、矿产方面的投资一定要有国家议会的文件和批复才具有法律效力,要依照当地的法律办理各种证照与许可证,不要轻信一些所谓的关系潜规则能办到的一些事情,投资非洲建议可以通过专业的平台组织机构提供专业的中介服务,弥补当地法律政策的不足,进而合理地规避法律等方面的风险。

  做好投资成本核算。中非关系的深化发展,中国企业对非直接投资逐年增加,涉及建筑、餐饮、医疗、汽车制造、化工、通信、农业、科技等多个领域。

  以制鞋业为例,第一个走进非洲的企业华坚鞋业集团2011年在埃塞俄比亚建厂,到2012年底,华坚鞋业已经是埃塞俄比亚最大的皮革出口企业,出口量占到埃塞俄比亚的57%,到2014年已经有了5000名工人。华坚在非洲发展得很快,一方面得益于劳动力成本的降低,工资成本由国内总成本的22%下降到3%,生产率是国内的70%,尽管物流成本由2%提高到8%,然而总的利润还是大幅度提高了。

  在非洲工业产品、生活用品大部分都需要进口,物价比较高与国内相比要高出50%~80%,而且工作效率不高,工期一般要比国内多一倍才能完成,这些都是中国企业赴非投资要计算的成本。

  统筹布局完善服务保障体系。中国已与其他非洲37国以及非洲联盟签署共建“一带一路”政府间谅解备忘录,掀起了又一波支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热潮,扩展了“一带一路”的朋友圈。“一带一路”建设将加快非洲在基础设施方面的发展。非洲是中国重要的投资目的地,加强顶层设计和统筹布局,是投资非洲稳固发展的基石,在宏观方面要统筹好援非项目和投资项目的关系,准确合理地用好援外资金,并且促进中资企业对非投资。

  对“走出去”企业建立对外投资资格审查报备制度,目前“走出去”的企业参差不齐,无序化竞争严重,给中国企业造成了负面影响,认定资格完善评价和监督体系,推荐符合条件的优秀企业对外投资。

  加强非洲工业园区和经贸区建设,园区积极发挥平台效应,做好配套服务帮助入园企业解决疑难问题,落实当地国的补贴政策等。

  (作者系中非工业合作发展论坛秘书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