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QDII、贵金属、银行飞单、网贷 理财踩过哪些“坑”

2018年9月30日 10:15 来源:经济观察报

    理财,用通俗点的话说,就是“钱生钱”。40年前,中国老百姓(62.530, 1.07, 1.74%)并没有理财的概念,有了闲钱,首选便是存入银行。这种略显单调的理财方式,就如同当初路边围墙上“存款储蓄,利国利民”的标语一般,在老百姓的生活中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在中国居民财富积累的过程中,对财富管理的需求与日俱增。当股票、信托、基金、保险、P2P等投资理财方式陆续走到身边,人们的理财观念逐渐被激活。但是,在这十余年二十年的理财道路上,中国老百姓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财富的保值增值,但也无意间踩到了大大小小的曝出风险的“坑”。如何在投资理财中注意寻找适合自己风险偏好的产品,如何躲“坑”避风险,投资者还要注意前车之鉴。

  “第一个吃螃蟹”:栽跟头

  2007年8月,上海一个炎热的午后,老式空调扇随着每一轮转动,发出“嗒嗒”的声音。刚从某公立学校退休不久的胡蓉与丈夫陈雄,正愤慨地讨论着为何那么多投资者会陷入“上海联泰黄金制品有限公司”(下称“联泰公司”)的骗局。这对50后夫妻,只能通过聊聊当下热点,以打发百无聊赖的退休生活。

  就在前一天,这个涉案交易总额超过200亿元,被坊间称为“建国以来最大地下炒金案”,在上海黄浦区法院开庭审理。检查机关指控称,联泰公司成立以来,未经国家主管机关批准,私自开展变相的期货交易。2004年3月至2006年5月期间,联泰公司从全国吸收了723名客户,共收取客户保证金2981万余元,却致使绝大部分客户资金严重亏损,合计亏损达2942万余元。

  此时的胡蓉恐怕没有想到,儿子陈文会在8年后卷入另一场类似的骗局(注:“泛亚贵金属案”)。事实上,也容不得这对老夫妻多想,因为接下来他们在跟随外资银行QDII(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产品“出海”的过程中,损失惨重。

  胡蓉出生在贵州一个小县城,自1973年参加工作,后与参加“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的上海人陈雄相遇并结婚,俩人同在贵州的一个乡村学校授课,每个月领着12元的工资。

  1988年,胡蓉跟随陈雄回到上海的一所公立学校,每人每个月能拿到400多元工资。直到2007年退休,夫妻俩的工资已涨至每人3600多元。凭借多年的省吃俭用,夫妻二人已攒下可观的积蓄。

  在如何将现有积蓄升值的问题上,胡蓉夫妇谨慎地选择了以银行储蓄为主,小部分放入股市的方式。至少在2007年以前,胡蓉家庭就一直持续着这样的理财习惯。

  直到2007年,汇丰银行客户经理向陈雄推荐了一款境外理财的QDII产品,打破了这个家庭略显“单调”的理财方式。

  高端和专业,这是陈雄对外资银行的印象,于是他果断“出了手”。在将持有的大部分股票变现后,陈雄在汇丰银行购入了5万欧元的QDII产品IPFD0030。在他内心的杠杆中,“赚”的概率似乎要大于“赔”。

  IPFD0030全称为“代客境外理财之‘宝源环球欧元股票基金挂钩’欧元产品”,委托管理期2年,2009年11月15日到期,产品募集的资金投资于英国汇丰银行发行并挂钩海外公募基金的结构性票据,挂钩基金为宝源环球欧元股票基金。陈雄其实根本没搞懂这款产品到底是什么,但出于对外资银行品牌和安全的认可,他还是购买了该产品。

  但随后而来的金融海啸却将陈雄的美梦击碎。随着全球经济走弱,炙手可热的外资行理财产品光环渐失,高额亏损、风险判断失误等一系列问题接踵而至,QDII产品更是遭遇大溃败。

  “2009年时,产品已亏损了近40%。”陈雄说,当时很多投资人到汇丰银行“讨说法”,但最终只得到一句“海外市场环境不好,非常体谅大家的心情。”由于持续亏损严重,外资行开始与投资者沟通,建议将剩余资金转购其他产品,期望通过之后的产品弥补投资人损失。陈雄没有选择转购,得到了少量的补偿金。

  据陈雄透露,一名南京投资者购买的汇丰银行另一款 QDII产品IPFD0033,在到期后转换成其他产品,结果最后亏损更多,20万美元亏损近50%。“外资行从进入中国起,本就自带国际化和专业化的光环,谁都不会想到,在这儿买理财产品会遇到这么大的风险。说到底,在不了解海外市场的情况下,还是不要轻易‘尝鲜’。”陈雄虽然承认自己没有清晰地了解风险,但他认为汇丰银行的客户经理也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因为其在频繁推介产品的同时,并没有尽到提示风险的义务,以及存在夸大收益的嫌疑。

  这个阶段,与陈雄陷入亏损旋涡的投资人不在少数,外资银行意图通过QDII产品急速占领更多市场份额,最终却演变成了一场大败局。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08年11月底,花旗银行、汇丰银行、东亚银行、渣打银行以及德意志银行等推出QDII开放式海外基金的外资行,产品在近一年内已是全线亏损,有42只基金的亏幅在50%以上。其中,八只基金的亏幅达到了70%以上。值得注意的是,2007年集中出海的银行QDII大幅亏损并非汇丰等外资行独有现象,多家内资大行也陷入同样的窘境。

  胡蓉夫妇在迈出多元化理财步伐的路上,正儿八经地栽了一跟头。直到2012年,胡蓉夫妇都仍在懊悔当初不应该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而此时,华夏银行(8.170, 0.06, 0.74%)上海分行某支行的业务员王娜,正面临着客户的电话“轰炸”,导火线系华夏银行的“飞单”事件。

  银行“飞单”,其实就是银行员工借助银行内部平台,私自销售非本行自主发行的或非本行授权和达成委托销售关系的第三方机构理财产品。

  2011年,华夏银行上海分行某支行员工“私售”投资产品,且导致11月底中鼎系列产品违约,无法兑付,引发投资者公开抗议。经过初步统计,涉案投资产品共有4期,规模共计1.119亿元,投资人有70余人。此后,华夏银行总行副行长李翔等奔赴现场谈判,但双方难就解决方案达成一致。值得注意的是,这是银行业员工私售“飞单”首个被媒体曝光的案例。

  而此后,银行“飞单”事件仍常有发生,包括工商银行(5.770, 0.08, 1.41%)、广发银行、农业银行(3.890, 0.05, 1.30%)、平安银行(11.050, 0.31, 2.89%)等均卷入其中。王娜回忆说,虽然银行“飞单”多半是个人行为,但仍然不可避免地影响到银行的信誉,那个阶段自己的业务量明显下降,老客户对已投资产品则顾虑重重。

  除了银行“飞单”,由部分银行代销理财产品引发的风波,也开始频频上演。2012年,由中国建设银行(7.240, 0.11, 1.54%)代销的建信证大金牛增长集合资金信托计划(1期)遭用户投诉,原因是收益从预计中获得20%变成亏损超过50%。2013年12月12日,由建设银行代销的吉林信托10亿信托计划,被曝出深陷联盛债务危机。紧接着的2014年7月,由工商银行代销的中诚信托两款煤炭信托产品,出现兑付风险,银信合作类业务再次被推到风口浪尖。“银行销售的产品并不是绝对安全。”这个阶段,中国老百姓开始对银行理财产品有了更清晰、理性的认识。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理财方式和产品进入人们的生活。

  疯狂逐“金”:被套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老百姓都倾向于购买一定的黄金,作为整个家庭的避险资产,胡蓉陈雄夫妇也不例外。2000年,胡蓉以70多元/克的价格,购入价值2万元的金条。到2006年初,金价已经涨到了210元/克。

  尽管尝到了“甜头”,但胡蓉并没有加大在黄金方面的投资。此后,国际金价一路飙升,在2009年大涨逾50%后,2011年创历史最高价,短短10年暴涨了7倍多。

  但并非所有人都像胡蓉那般“冷静”。2012年,买黄金就像买白菜,购买者毫不吝啬。2013年,“中国大妈”开始出手,疯狂购金,也因此一战成名。不过,就在“中国大妈”满心期待黄金大牛市的延续时,国际黄金价格却在当年经历了两次暴跌,此后便一路震荡下行。

  本想要大赚一笔的“中国大妈”纷纷被套牢。据上海黄金交易所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国内黄金的成交主要集中在4月22日至4月26日,当周黄金加权平均价为每克292.01元,是“中国大妈”疯狂购金的成本线。这也意味着,刨去买入和卖出的每克12元手续费,只有当金价超过304元/克,“中国大妈”才算真正解套。另据9月25日实时金价,为每克266.13元,由此来看,“中国大妈”离解套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抢金潮”给中国的黄金购买者上了生动的一课。而此时的胡蓉夫妇,却因儿子陈文误入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泛亚”)投资骗局,十分苦恼。没有想到夫妻俩在8年前闲暇时讨论的话题,会真实地发生在自己的家庭。

  2014年,在泛亚危机爆发前,27岁的陈文生活得颇为惬意:外企工作,月薪过万,在上海拥有一套价值300万元的房子(按当时市价计算)。下班后,陈文总喜欢到公司附近的居酒屋品两口小酒,也就是在这里,他第一次听朋友提起泛亚。

  朋友向陈文极力推荐的是一款名为“日金宝”的活期理财产品,其委托方为有色金属货物的购买方,受托方则是日金宝投资者。产品原理是,投资者购买日金宝理财产品,也就是为委托方垫付货款,委托方则按日给投资者支付一定利息 (资金自申购成功日起每天有万分之三点七五的收益),并在约定时间购买货物偿还本金。“13.68%的年化收益率、保本保息且资金随进随出,还有地方政府背书所带来的安全性保证,当时觉得不投可能会吃亏。”为了验证是否如朋友口中所说,陈文先投入了5万元,确定每天都有相应利息,且资金能随进随出后,又追加了80万元的投资额。

  对于泛亚,陈文并不是没有疑问,但一想到银行理财产品不超过6%的年化收益率,他最终还是被“日金宝”的可观收益冲昏了头脑。当周围越来越多的朋友也逐步参与进来,陈文内心一阵狂喜,毕竟自己第一次站上了“风口”。

  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号称全球最大稀有金属交易所却陷入了兑付危机。“完了!”陈文清楚地记得,2015年4月,在听到有投资者资金无法取回时,他的心“咯噔”一跳。此后,泛亚逐步限制交易,到2015年7月,投资者存放在泛金所账户的个人资金也遭到“冻结”。当时,泛亚有色交易所公告称,交易所委托受托交易商近日出现资金赎回困难,部分受托资金出现了集中赎回情况。交易所作出了限制委托了结数量,部分品种暂停委托受托业务等措施。

  紧接着,泛亚事件不断升级,其模式更被曝出庞氏骗局、不规范经营、挪用资金等问题。

  陈文这才意识到自己“踩坑”了。2015年12月22日,昆明市人民政府发布通报称,泛亚在经营活动中涉嫌违法犯罪问题,公安机关已依法立案侦查。

  泛亚事件最终涉及20多个省份,22万投资者的430亿元资金,至今这部分资金仍然追讨无门。值得注意的是,在22万泛亚投资者中,像陈文这样的白领不在少数,甚至包括银行行长、律师、医生等人群。“你贪的是利息,人家要的是你的本金。”陈文在朋友圈转发了一名泛亚投资者的“踩坑”感触,并配文:直到血本无归,才知道风险往往伴随着“跟风”与“贪婪”。

  而此时,与陈文一样感受到跟风与贪婪带来恶果的,还有“互联网金融”平台e租宝的投资人。“e租宝”是“钰诚系”下属的金易融(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运营的网络平台。2015年12月8日晚间,新华社发文称e租宝涉嫌违法经营活动,正接受有关部门调查。后经警方初步查明,“e租宝”在一年半时间内,非法吸收资金500余亿元,涉及31个省市区的约90万名投资人。

  e租宝事件的爆发,对互联网金融行业带来一定冲击,尤其是P2P网贷。虽然网贷行业多名从业者均强调e租宝并不是网贷平台,但不得不承认,投资人对网贷的信心,一度因e租宝事件跌至谷底。

  “别为了金子靠近悬崖”

  在距离上海1800多公里之外的贵州,胡蓉的妹妹胡莉及家人定居在此,两个家庭虽然在财富管理上有着不同的观念,但却陷入了几乎同样的困局。

  胡莉是贵州一所县城小学的教师。在胡莉的理财观念中,银行存款是最持久且最安全的方式,她几乎不会听取银行销售人员任何产品的推荐,直到现在,胡莉甚至没有办过一张信用卡。

  看似在理财上有自己的坚持,但胡莉与大多数中国老百姓一样,更相信口口传播而来的事物。“熟人效应”所能发挥的作用,往往会超出大部分人的想象。

  没有任何悬念,胡莉的第一次理财就是依托“熟人”。2008年,胡莉的朋友告诉她,有一个工程项目需要投资,可以定期拿到收益。月薪2000元的胡莉决定拿出2万元“试水”,这样,她每个月可以拿到400元的投资利息。不过,400元利息在1年后变为了200元。

  类似的高收益项目持续吸引着胡莉。2011年,她又将15万元投入到另一个朋友的项目中,每个月能拿到3000元利息。然而,到了2013年,胡莉不再收到3000元利息。同时,她去找朋友索要15万元本金,结果对方告诉她投资项目失败,本金全部打了水漂。

  这种基于“熟人”之间进行的民间理财,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均存在于三、四线城市老百姓的生活中,由于这种项目本身透明度差,因此存在的风险不容忽视。

  颇有意思的是,“胡莉们”虽然身处三四线城市,但在“熟人效应”下,却能够迅速消化一切新鲜事物。2015年,胡莉在朋友推荐下,尝试进行P2P网贷投资。虽然她并不知道什么是网贷,但这次依然“跟风”出手了,对象是此后位列“民间四大高返平台”(其他三个为联璧金融、钱宝网,以及雅堂金融,均已曝出风险)的P2P平台唐小僧。

  唐小僧的运营主体为资邦元达(上海)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是资邦金服网络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成立于2015年。根据官方披露的运营数据,2017年8月,唐小僧累计交易额超750亿元。有网贷行业从业人士告诉记者,唐小僧能在短短数年内拥有如此规模,与其一直以来采取的高返、高收益和低风险策略有莫大的关系。

  “其实最初并没有想过要进行长线投资,主要是薅一把羊毛。后来参加过几次投资人见面会,现场投资还送礼物,于是就追投了几十万元。”胡莉说。

  根据唐小僧的一份产品宣传资料,16天期的新手标起投金额为1000元,预期年化收益率却达到了12.8%,其推出的灵活投和定期投共计13个产品中,只有两款预期年化收益率低于6.5%,最高可达10.6%。

  按照这个收益率,唐小僧其实在网贷行业并不具备竞争优势。但唐小僧真正吸引“胡莉们”的地方在于其市场推广手段,返现之高令人咋舌:在“邀请送活动”中,用户邀请的好友投资一万,两人则平分现金300元;“签到活动”中,每天签到可领取0.88元,如果用其购买10天期的标的,年化可以达到37%,复投收益甚至可以达到44%。

  事实上,对于唐小僧的高返模式,市场一直都存在质疑的声音。“但是客户经理一直强调‘靠山’是央企瑞宝力源,再加上有明星造势,以及部分第三方机构的背书,我开始拉上朋友、亲戚共同参与进来。”为了拿到更多的奖励,胡莉开始鼓动周围的人进行投资。

  然而,今年端午节,上海警方发布的一则消息让胡莉彻底懵了。按照警方所说,唐小僧或涉非法集资,已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与此同时,唐小僧母公司资邦(上海)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资邦控股”)已被查封。此后,经警方调查,资邦控股以允诺年化收益5%-15%不等高额利息为饵,对外大肆销售非法理财产品,涉案金额380亿余元。

  直到现在,胡莉仍觉得这一切不可思议,规模如此大的平台为何能在一夜间轰然倒下。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唐小僧国资背景存疑、信息披露缺失、谎称上线银行存管、涉嫌假标等问题相继被挖出。

  “自己的钱自己做主,也要为自己的钱负责人。”胡莉开始明白,在投资这件事上,真不是凭借相信熟人就可以进行的,一定要做好自己的分析和风险评估。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8年7月底,现存正常运营的P2P平台仅有1645家,而出现问题平台就有4740家,占比高达74%。目前来看,问题平台主要涉三类情况:自融自保、短期诈骗或庞氏骗局。

  在经历了一次次血泪之后,“胡莉们”愈发谨慎,甚至开始回归银行储蓄。“胡莉们”接下来应该如何防“踩坑”,避风险?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此前说的一番话或可参考:对于非法投资机构,人民群众应该意识到“高收益意味着高风险”:收益率超过6%的就要打问号,超过8%的就很危险,10%以上就要准备损失全部本金。

  无知、轻信、贪婪、侥幸,这是胡莉在总结自己“踩坑”原因时给出的关键词。

  的确,过去四十年,中国老百姓的财富增长速度加快,但要有效实现财富的保值增值,恐怕还得先做好风险评估,选择与自己风险承受能力相匹配的产品;而在追求较高预期年化收益的同时,切忌贪婪和盲目随大流,“不要为了金子而靠近悬崖”。

  说到底,还是那句老话,每个人都应常怀一份对投资的敬畏之心。

  (应采访者要求,胡蓉、胡莉、陈雄、陈文及王娜为化名)

编辑: 成蕊

中国商务新闻网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商务新闻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总网取得联系。

如未与中国商务新闻网(北京总部)进行有效沟通的事宜,本网将视同为未曾联系,并不能给予答复、解决。

联系方式:

总网手机:18500026426(加微信请注明具体事宜)

总网固话:010-58360287、58360324

总网邮箱: comnews201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