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国泰君安投资经理老鼠仓案 被追缴725万后还要判刑

2018年10月09日 15:28 来源:新浪财经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

  古人的谚语在在资管圈又应验了。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一份判决书,揭示出几年前的一桩老鼠仓案:一男一女两位80后券商从业人员,两人共计趋同交易1.55亿,分别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和两年!

  这次的“捕鼠行动”可谓是快准狠,也掀起了监管打击“老鼠仓”新一轮的舆论高潮,我们一起来看看详细内容。

  80后投资经理老鼠仓案

  时任国泰君安投资经理的唐洁老鼠仓交易非法获利330万余元。同时,作为唐洁同事的张成灏,明知唐洁系违规交易,还与其合谋进行老鼠仓交易,账户非法获利394万余元。

  判决书显示,被告人唐洁,女,1980年10月23日出生,汉族,安徽省芜湖市人,研究生文化,原系Z公司证券及衍生品投资部投资经理,户籍地上海市黄浦区,住上海市浦东新区,因本案于2017年5月1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上海市看守所。

  经多份公告比对,唐洁所供职的Z公司系国泰君安证券,从中国证券业协会网站的消息也印证了上述事实,唐洁被刑事拘留次日,其离职信息也在协会网站备案。

  在唐洁被刑拘2日后,时任国泰君安证券固收部员工的张成灏也被刑事拘留。资料显示,张成灏,男,1981年12月5日出生,汉族,辽宁省抚顺市人,研究生文化,因本案于2017年5月17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1日被逮捕。

  经法院审理查明,2009年2月至2010年7月,唐洁在担任国泰君安证券及衍生品投资部投资经理期间,利用负责管理公司自营账户职务便利所获取的未公开交易信息,使用其实际控制的户名为盛某的证券账户,早于、同期于或稍晚于国泰君安自营账户买入或卖出相同股票共计45只,趋同交易金额累计人民币6821万余元,非法获利330万余元。

  同期,张成灏在明知唐洁负责管理国泰君安自营账户的情况下,利用从唐洁处获取的未公开交易信息,与唐洁及梁某(另案处理)等人共同使用由梁某提供的账户,早于、同期于或稍晚于国泰君安自营账户买入或卖出相同股票共计39只,趋同交易金额累计8677万余元,账户获利394万余元。

  嗣后,唐洁、张成灏分别从上述账户持有人处获得好处费27.5万元、22.5万元。2016年5月15日、17日,被告人唐洁、张成灏分别向上海市公安局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了上述事实。

  2018年2月,该案在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法院认为,被告人唐洁身为证券公司的从业人员,违反规定,利用因职务便利获取的未公开交易信息,单独或伙同被告人张成灏等人从事与该信息相关的证券交易活动,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决:

  一、被告人唐洁犯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40万元。

  二、被告人张成灏犯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两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5万元。

  三、追缴唐洁违法所得人民币358.25万元,追缴张成灏违法所得人民币22.5万元,上交国库。剩余违法所得人民币344.94万元继续予以追缴。

  证券业协会备案信息显示,张成灏犯案后便离开Z公司即国泰君安证券,先后在华安证券、浙商证券等券商从事固定收益相关工作。

  何谓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

  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究竟是一种怎样的违法行为?与内幕交易有何不同点?与内幕交易有何不同?

  根据《证券法》相关规定,内幕信息为专属于上市公司内部的重要信息;而未公开信息则是特指那些与纯粹的证券期货二级资本市场未来投资经营有关的信息。

  据相关律师解释,在中国,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是独立于内幕交易以外的一项罪名,因为我国证券法及刑法对内幕信息的规定无法涵盖利用其他未公开信息在证券期货市场牟利的行为,故而创设此罪。

  今年3月,中国证监会发布的《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公平交易制度指导意见》中明确规定:“严禁直接或者通过与第三方的交易安排在不同投资组合之间进行利益输送”,剑指“老鼠仓”。

  有分析人士指出,“老鼠仓”屡禁不止最直观的原因便是巨大的利益诱惑,从上述两个案例可以看出,相关被告都从“老鼠仓”中获利颇丰。不过,要注意的是,“老鼠仓”并非意味着绝对能获取暴利,也有个别是亏损的。

  交易信息实时监测 大数据追踪“老鼠仓”

  莫伸手,伸手必被捉。但要认定投资管理人员和“老鼠仓”账户之间的利益关联,确实是一个比较繁琐和长期的过程。

  2013年,中国证监会建立大数据分析中心,上交所、深交所同步建立实时监测中心,所有上市的股票交易信息都会被实时监测到,如果达到某个设定值,就会触发专门软件的预警,然后实时监控人员会针对这些报警做一些具体的分析。

  经过初步分析,如果怀疑某个投资账户有“老鼠仓”嫌疑,稽查人员就会用专门的历史分析系统对其所有交易信息进行运算、筛选。

  据介绍,这种筛选的计算量非常大,如果要对一家基金公司四年的交易量进行核查的话,计算机要花上3到4天的时间。运算结果经过专业人员的再次分析,那些绞尽脑汁隐藏自己的“老鼠仓”也逐渐付出了水面。

  锁定“老鼠仓” 抽丝剥茧逮“硕鼠”

  初步锁定“老鼠仓”后,并不能就此认定某个基金经理就是那个偷吃的老鼠,因为按照规定基金从业人员是不能炒股的。那如何确定“老鼠仓”账户和某个基金经理之间的利益相关性呢?这就需要证券监管机构和公安经济侦查部门的紧密合作。

  据办案人员介绍,首先要确定这个涉案的账户与基金经理之间的关联性,关联性主要是通过这些涉案账户的个人信息,基金产品的公开信息,还有基金经理的公开信息,进行他们之间的关联性分析,从各种蛛丝马迹中抽丝剥茧查出背后的实际账户控制人。

  追求财富与贪心不足也只是一步之遥,如何在坚决打击和杜绝“老鼠仓”交易的同时,还能让基金经理们安心为广大投资者服务,监管层和基金行业恐怕要好好反思。

编辑: 徐向英

中国商务新闻网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商务新闻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总网取得联系。

如未与中国商务新闻网(北京总部)进行有效沟通的事宜,本网将视同为未曾联系,并不能给予答复、解决。

联系方式:

总网手机:18500026426(加微信请注明具体事宜)

总网固话:010-58360287、58360324

总网邮箱: comnews201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