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2B进军:京东的暗做与腾讯的明说

2018年10月10日 13:05 作者:周源 来源:财联社

  近期的系列事件,预示着互联网巨头对人口红利,已瓜分殆尽,故其集体转向2B业务。

  国庆节前,腾讯调整架构,转型2B业务,轰轰烈烈,万众瞩目。惜乎市场对此不领情,腾讯股价连跌,市值跌出全球前十。

  相比腾讯2B转型的系统性高调,京东集团却显得尤为低调。

  截至目前,京东并没有宣布2B方向性或策略性的整体战略。

  有的,只是悄然推动。

  低调设立工业购一级入口

  10月9日,京东商城首页开通“企业购”旗下“工业购”入口,提升其子频道地位为一级频道。

  一如京东集团在2B业务上的低调,“工业购”在商城首页的入口很不明显,位于左侧商品品类推荐栏的最下方,取名“工业品”。

  京东首页截图,左侧最下方开通“工业购”一级入口“工业品”

  原本工业品采购只在“企业购”页面的“企业购频道”下拉菜单的最下方,几乎没有存在感。

  京东方面对财联社记者表示,“工业购在商城首页上的入口10月9日刚开通。约在10月底,我们会有更进一步动作。”

  财联社记者从京东内部以及业界获悉,这个动作,目前时间还没有完全明确,动静也不会太大,“可能会把‘工业品’放入左侧推荐栏,调整位置,使其更为显眼。”

  但即使如此,相对于腾讯,京东在2B业务方面的调整,还是非常低调。既没有宣布2B新战略,也没有据此重整业务线,业界对此几无察觉。

  京东集团告诉财联社记者,工业购(工业品)业务,隶属“企业购”部,由大客户(企业级)业务负责人、京东集团副总裁宋春正负责。

  事实上,京东集团的2B转型,早已开始。但不像腾讯,京东对2B业务,没有做过明确定义,缺乏对外标签化输出。

  在京东话语体系中,2B业务有多重表达,散落于年报和高管对外语系,如第三方业务服务(物流)、企业采购电商化/信息化和场景进化等。

  工业购业务负责人宋春正,于2015年提出“建设企业采购信息化高速公路”理念,且宋本人,在企业采购领域有超过20年的从业经验。

  对于企业购的定位,宋春正表示,“我们开始布局这一领域时,就将自己定位为采购解决方案的提供商,而不是以推销货物为核心的商业模式。”

  2B脉络:物流核心+供应链管理

  刘强东不善于首创/制造概念或做业务标签输出。这从他很少发表对于行业的商业认知演讲,几乎不做专业撰稿,可做管中窥豹。

  京东工业购,本质上属于2B业务范畴,而京东集团在2B业务方面的转轨,有明显的“随风潜入夜”风格。

  若仅从页面上看,很难和京东商城传统的2C电商业务有所区分。

  除了品类名称不同,工业品(工业购)看不出和2C业务有何不同,甚至京东内部有人完全没注意此中区别。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京东集团在企业服务方面的动作,尽管没有明说,但脉络隐约可见。

  今年5月,京东领投了B2B公司“工品汇”B1轮融资。

  工品汇创始人兼CEO严彰曾对媒体表示,“目前,工业品市场线下还很分散。在电商发展迅速的时代背景下,工品汇利用互联网+制造业的发展契机,专注打造工业用品供应链平台。”

  仔细观察京东工业品的品类,不难发现,绝大部分商品,一般的个人C端用户不会购买,如叉车、机床、挖掘机和大型监控设备等,属于明显的2B业务端口。

  严彰称,“我们希望与京东平台在B端产品入口方面达成好的合作。同时,京东物流的快、准、好在国内可以说是无可匹敌的,我们也希望可以给工业品用户同样的采购物流体验。”

  刘强东此前曾表示,京东当前的业绩增长主要还是来自零售业务,但在未来,以“物流为载体的供应链服务与技术”驱动将成为拉动京东业绩增长的新动能。

  京东今年半年报显示,物流和其他服务收入(B端业务)同比增幅达151%,其中物流收入51.1亿元。

  通过对京东集团的年报梳理,财联社记者发现京东集团B端业务的大致脉络,即以仓储物流为核心,构建供应链B端服务和物流云服务。同时记者注意到,京东今年1季度提出转型零售基础设施服务商。

  基础设施贴合MRO痛点

  工业品电商在国内,因此前无与伦比的人口红利光芒,掩盖并阻碍了这一品类在中国电商领域的认知。

  但在国外,虽然做C端电商远非中国对手,但在B端工业品电商赛道,早已巨头频出。

  财联社记者粗略查阅二级市场公开数据,发现米思米、固安捷、法思诺等国际标杆公司市值均超过了40亿美元,还有超过30%的毛利率和稳健的经营现金流。

  在资本市场,MRO电商也出现了牛股身影。今年年初,FactSet研究(美国金融数据和软件公司,为投行提供数据和研究服务)评选出的十大牛股,美国MRO工业品分销商固安捷公司与奈飞、英伟达、希捷等公司并列。

  工品汇CEO严彰认为,“中国MRO(非生产原料性质的工业用品)市场已经有万亿规模,但目前还没有像美国、日本那样出现一家市值过百亿美元的企业。”

  京东集团的B端业务在政策层面,也面临机遇。

  去年9月11日工信部发布的《工业电子商务发展三年行动计划》明确提出,2020年工业企业电子商务采购额要达到9万亿元,电子商务销售额要达到11万亿元,重点行业骨干企业电子商务普及率要达到60%。

  与腾讯B端的“泛企业用户”云服务解决方案不同,京东集团的工业品(工业购)在场景上更为垂直。

  宋春正说,“在我们看来,行业的痛点并不是商品有问题,而是系统的问题。就好像车辆在路上跑不快,原因不在于车,而在于路,我们是一种‘修路’的逻辑。”

  京东的这条路(基础设施),具体包括哪些内容?

  统一的渠道供应商管理能力、可追溯的产品质量路径、大规模的仓储建设和高效的物流体系,“这也是国内工业品市场急需解决的行业痛点”,严彰认为。

  从工业品页面呈现方式可以看出,京东的B端采购和C端没有明显差异。也就是说,宋春正说“修路”的这条路,同样适用工业品MRO市场。

  腾讯市值跌出全球前十

  腾讯正在降速,而其高调宣布2B转型的架构调整,没有挡住二级市场的抛盘。

  10月9日是腾讯控股连续下跌的第8个交易日,当日收跌1.74%,收报293.80港元。这是腾讯连续第21个交易日回购股票,10月9日耗资3890万港元,回购13.1万股。

  以10月9日腾讯控股收盘价计算,腾讯市值跌破2.80万亿港元(约折合3571亿美元),较今年高位大跌近四成(38.36%),市值跌出全球前十,目前位列第11位。10月8日,腾讯跌破300港元整数关口,为2017年7月以来首次。

  国庆节前夕,腾讯宣布了最新业务架构,最重要的核心在于,以腾讯云为抓手和核心,向着B端业务,高速前进。

  丰厚的人口红利和此前宽松的游戏行业政策环境,造就了腾讯在业界的霸主地位。但现在,这些都在消失,腾讯略显疲态。

  当前互联网进入下半场,C端红利耗尽,即使是腾讯,也被迫开始发起转型变革。据9月30日腾讯下发的内部81号文显示,2B业务拥有此轮战略升级的最高优先级。

  马化腾在去年12月的腾讯员工大会上称,“我们面临最大的问题是内部的组织架构,现在的腾讯需要更多2B的能力,要在组织架构上进行从内到外系统性的梳理。”

  眼下,互联网公司所处的环境不太好。

  截至10月9日,阿里巴巴集团股价,距其在今年6月达到的211.70美元高位,跌幅接近30%,市值蒸发近160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超过1万亿元。

  今年5月16日,百度股价触及284.22美元高点后持续下跌,至10月9日,市值缩水人民币1500亿元,跌幅28.23%。

  低调转型的京东集团,股价表现和BAT一致。在今年6月18日,触及45.23美元高位后,京东股价持续调整至今,整体跌幅达45.45%,市值蒸发人民币2100亿元。

  10月9日京东(JD)收报23.78美元,下跌0.46%。

编辑: 徐向英

中国商务新闻网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商务新闻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总网取得联系。

如未与中国商务新闻网(北京总部)进行有效沟通的事宜,本网将视同为未曾联系,并不能给予答复、解决。

联系方式:

总网手机:18500026426(加微信请注明具体事宜)

总网固话:010-58360287、58360324

总网邮箱: comnews201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