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1200

活生生在国内被抄成风口 直播答题鼻祖HQ在美国是怎样炼成的?

2018年1月11日 14:42 来源:硅星人

  据统计,2017 年年底-2018 新年期间,中文互联网上已经有超过 6 款直播答题产品出现。360、微博、映客、节操精选等特质迥异的科技公司相继入场,引发王思聪、腾讯等投资方的疯狂追捧。短短两周之内,直播答题突然成为中文互联网的新风口。

  没有一丝意外,这又是一次全民大跃进式的“copy to china”。众多中国直播答题产品模仿和抄袭的,正是在美国爆红的直播答题应用 HQ。

  创始人的成功经验和对视频创业的疯狂迷信,一度让公司陷入财务危机。但当灵感突然降临,他们才意识到:自己创造了继 Snapchat 之后的下一个现象级产品。

  这,就是 HQ 一波三折的创业故事。

  故事要从 2012 年说起。

  那年 6 月,Rus Yusupov、Colin Kroll 和 Dom Hofmann 三人创办了一家名叫 Vine 的公司。Vine 做的是短视频,对标 Instagram,除了不能发静态照片,其它跟 Instagram 没什么区别。

  Twitter 想跟 Facebook 竞争,着急,于是在 2012 年 10 月份,Vine 创立仅 3 个月之后就买下了它。三个联合创始人也跟着加入了 Twitter 公司。Vine 仍是独立的产品,但跟母公司整合得更好了,成为了 Twitter 视频存放、播放和分享的官方平台。

  Vine 上面诞生了不少被称为「Viner」的网红,产品月活用户一度达到两亿,虽然还是打不过 Instagram,得益于对搞笑短视频的专注,发展倒也还算顺风顺水。至于 Vine 的三个创始人,刚被招来时 Twitter 也许诺给他们荣华富贵,让他们相信,自己的孩子在大平台上一定会活的很健康。

  三年后,Twitter 陷入用户增长和留存危机。时逢视频创业大火,按照比较正常的硅谷创业者思维,此时 Twitter 应考虑勇敢转型,就算不转,也该留着 Vine。然而,Twitter 选择了割掉这跟救命稻草,决定让 Vine 退役。

  Yusupov 跟 Kroll 很快就办了离职手续,离开了 Twitter 再度创业。

  Yusupov 后来发过一条推文:不要卖掉你的公司!

  这条没有上下文,没有对象的推文,毫无疑问影射了自己的遭遇。

  当时的 Twitter,已经有了尝试直播的打算(后来的 Periscope)。Yusupov 一肚子气没地方撒,竞业禁止协议什么的全忘了,决定跟 Twitter 对着干。他和 Kroll 创办了新公司 Intermedia Labs,在 2016 年 10 月推出了一款直播应用,名叫 Hype。

  在满大街的直播应用里,Hype 可以说是相对来说比较有意思的一款产品:直播+短视频融合。内容创作者在 Hype 上直播同时,把手机里保存的视频加入到直播里,实现一种丰富、有趣的视觉效果,而不是千篇一律的纯直播。

  然而在手机直播这件事儿上,还真是 Periscope 做的最好。中国的千团大战、叫车大战能打三年,美国的直播大战打了不到一年,大约在 2016 年 9 月的时候,以 Periscope 的存活和手机直播鼻祖 Meerkat 的死亡而画上句号。

  Hype 的思路挺有意思,问题是晚了。如果不是成天研究外国产品(准备拿回来抄)的产品经理,你八成从没听说过它。

  好在,Yusupov 和 Kroll 不是 Jack Dorsey(Twitter 创始人兼现任 CEO)。对于这两位自认为更「新一代」的创始人,「既往不恋,纵情向前」是他们从 Twitter 在 2015 年的颓势和砍掉 Vine 整件事情中所总结出的经验。

  很快俩人又做了一个应用,名叫 Bounce——美国版抖音

  基本上是社会摇app

  ……结果没打过在美国更早问市的 Musical.ly。

  Bounce 打不过 Musical.ly,Hype 打不过 Periscope,Vine 被 Twitter 关掉。Yusupov 和 Kroll 在短视频领域的三次对 (chao) 标 (xi) 式创业,均以失败告终。再头硬的人,这时候也有点懵了。Vine(在没被关掉前)的成功,就真的不能复制了么?

  他们不服。

  如果真的有创业之神,在硅谷有原创精神的创业者应该更受关照——当然,不一定非得是完全独家的新东西。Facebook 重新发明了 Friendster 和 MySpace,Jack Dorsey 简化了博客,用新瓶装旧酒,把旧东西玩出新把戏的人通常运气也不错。

  二人开始思考:如果有一样东西,足够经典,所有人都知道、能轻易上手,还可以跟视频发生关系,它应该是什么呢?

  Yusupov 灵光一闪,想到了抢答。

  《Jeopardy!》和《Who Wants to be a Millionaire?》对于美国人,就像《幸运 52》和李咏对于中国人一样熟悉。这么说无疑暴露年龄,但抢答是让所有人(至少包括所有千禧世代和更老的人)都能爱上的电视综艺种类。

  竞答节目是 20 年前为数不多的电视娱乐节目当中最受欢迎的一种,直到娱乐节目格外丰富的今天,仍然有不少忠实观众。《幸运 52》的确已经在 2008 年停播了,1964 年首播的《Jeopardy!》和诞生于上世纪末的《Who Wants to be a Millionaire?》却一直持续到今天……

  Yusupov 的灵光一闪,并非一个不切实际的疯狂想法:在当年那些热门的电视竞答节目中,本就有热线电话的设置。电视抢答并不是专属于节目上的参赛者的游戏,广大观众老百姓们在 20 年前就可以通过电话——当时大部分人们家里最先进的通讯科技产品——参加到竞猜当中。

  做视频直播答题,绝对是有群众基础的,此为人和;20 年过去了,电话变成了智能移动电话,技术上可行,此为地利;当时已经有不少答题应用(如 QuizUp 等),但没有通过视频直播做的,也没人想到竞答游戏的机制可以和当下最先进的直播技术结合,在手机上重现 20 年前电视竞答节目家喻户晓的盛况……此为天时。

  天时,地利,人和。这次想不成功都难。

  和一般的创业项目「万事俱全只差程序员」不同,Yusupov 和 Kroll 开发经验已经丰富了。他们的问题是在钱上。视频创业带宽成本高,直播更是视频创业里烧钱最疯狂的方向。搞完了 Hype 和 Bounce,二人已经没多少钱了。

  于是他们找到了光速创投 (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 的合伙人 Jeremy Liew。

  这位爷在硅谷知名度不算特别高,投资组合却足以让人惊呆:Snapchat、Bonobos、Giphy、Affirm、Ripple 以及区块链本体(Blockchain.com),全是相当优秀的公司。——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Liew 还是个电视娱乐节目的狂热爱好者,现在也在苹果制作的应用开发竞赛真人秀《Planet of the Apps》里面做导师/评委。

  Intermedia Labs 从光速创投拿到了「数百万美元」的头一笔融资,在 2017 年 6 月把新项目立项了。

  由于功能近似,之前 Hype 的代码有不少可以复用。没过多久到了 10 月,带着一堆各式各样的 bug,包括并不限于进不去直播、视频断线、弹不出题,选不了题、看不见答案、复活命神奇消失、莫名被踢出直播等等……Yusupov 和 Kroll 第四次创业的新产品:HQ 正式上线了。

  刚开始的时候,HQ 一期答题的奖金数非常低,只有 100 美元。好在题目也很简单(毕竟美国人普遍不怎么聪明),所以在头几波冠军拿到奖金、一传十十传百之后,用户蜂拥而至。每一期的参赛者,从几十人,很快上升到上百人,又在一个月的时间里破千、破万。2018 年新年这几天,在线人数记录突破 50 万人,一百万在线似乎不是梦。

  用户数上来了,题目有的越来越难,比如「『性』这个字在美国宪法里出现了几次」,有的越来越个性,比如「章鱼 (octopus) 的复数是什么」,有的则完全是开放式、主观式的题目,比如「以下哪种复古风今年没有复活」。奖金也很快从 100 美元上升到了目前的 10000 美元一期。有时候,几百人能分到几十上百美元,有时候一两个人吞掉了整笔奖金。

  HQ 就这么一万一万地烧着钱,烧上了 iOS 美区问答类第一名。

  它并不急着赚钱。Yusupov 说自己从来没想过让用户付费参赛。

  一方面,硅谷的惯例是初创公司/产品不需要在四年之内考虑赢利,更别提这种红得发紫的产品;另一方面,HQ 的 burn rate 很稳定。从光速那儿拿到金额未知的第一笔融资,如果按 300 万美元计算,刨掉 100 万美元的技术和人力成本,一天两期奖金共 20000 美元,至少也够 HQ 支撑足足 100 天(随便一算,并不准确,领会精神)。

  更别提风投接踵而至。带着 term sheet 前来的投资经理挤破了门,一些基金甚至准备好了直接打款。为了能拿到半点股权,投资人甘愿帮 HQ 免费出一年、两年,甚至五年的足额奖金。一时间好不热闹。

  它的常驻主播 Scott Rogowsky,也在 2017 年假日季成为了全美家喻户晓的明星,以至于当 Rogowsky「未经公司允许擅自接受媒体采访」时,被 Yusupov 威胁解雇,却引起了 HQ 用户的集体声援(也不排除这是一次 Yusupov 策划的营销)。由 Rogowsky 主持的一期通常参赛者比其他代班主持的要多,当代班主持出现时,评论会被「#NOTMYHOST」、「Free Scott」之类的留言全程刷屏。

  在 HQ 里,所有人都有外号。Rogowsky 称用户为「HQties」,他的粉丝则叫他「问答老爹」(Quiz Daddy)。如果直播又卡了、断了、掉线了,用户们则改称他为「延迟老爹」(Lag Daddy)。

  因为 HQ 实在太火,那道和章鱼有关的题也荣登了 meme 的殿堂。当题目太难时,留言里就会刷起章鱼的 emoji。

  有时候,题目会问到一些奇怪的事情,,而答案选项里会出现一些奇怪的创业公司的名字,那是因为接了这些创业公司的广告,这可能是 HQ目前唯一的收入。截至今天,HQ 没有新的融资信息出来。没准它真的还没融新的一轮,没准 Yusupov 还在吊投资人的胃口。

  为什么呢?因为已经上线三个月了,直到今天 HQ 的各种 bug 仍然经常出现……

  但这并不妨碍 HQ 成为 2012 年爆红的 Snapchat 之后,创投圈苦苦等待的那个现象级产品。

  以及,它的两位创始人,Rus Yusupov 和 Colin Kroll,成为目前硅谷创业者里最受追捧的当红炸子鸡……

  到这里,HQ 的主线故事就基本讲完了。

  之后呢?

  如果你混迹中文互联网,之后的故事你应该已经知道,说不定已经成为这故事的一部分了。直播答题成为了中文互联网的新风口,引发了身份特质完全不同的科技公司和投资人的一致疯狂追捧:

  节操精选立志为「90 后新生代」提供娱乐社交服务,发现 90 后已经老了 00 后正当道,于是在王思聪的支持下做了冲顶大会;在 360 的周鸿祎亲自监督下,花椒直播做了百万赢家;今日头条旗下的西瓜视频推出了百万英雄;直播公司映客做了一款芝士超人,听起来像送餐服务;今天不少微博用户看到了一直播答题功能的广告;就连陌陌这个从擦边球社交起家的公司,也浓眉大眼地背叛了直播,准备好上线自家的直播答题了。

  这一切基本都发生在 12 月里,更具体一点来说,发生在 12 月的最后两个星期里。HQ 的开发已经够快了,架不住中国的这几只 copycat 战力执行力惊人,组个团队一天出原型三天最小可行产品上线。接着就是砸钱砸流量。

  哦对了,在中文互联网上,砸钱做直播答题的行为有一个充满了中国社会主义特色的专有名词,叫做「撒币」。

  当然,大撒币也得快回血,不然直播答题没做成,反倒把原公司坑了。从昨天开始,有几家平台都开始对外散播「已拿到上亿广告费支持继续撒币」的信息了,一个个比 HQ 都着急。

  与其说真心做直播答题。目前撒币最多的这几大平台,倒也都有自己的小算盘。对于花椒、陌陌、一直播和映客,做直播答题的背后是娱乐直播凉了,不如趁早转型;而今日头条呢,小算盘未免打的也太响了,一期里面提西瓜视频和抖音能提十几次,明显是借答题给自己生态里的产品带量。硅星人(微信号:guixingren123)家大号 PingWest品玩(微信号:wepingwest)对这件事已经做了详细的分析。

  总的来说,中国的直播答题,跟十年前的微博客社交,后来的团购、打车、图片社交、直播等领域一样,依旧是那个美国产品在海外爆红,被中国的 copycat 盯上,疯狂抄袭、制造风口的俗套故事。

  只是这次做的更快,姿势也史无前例般的难看。

  如果 Rus Yusupov 和 Colin Kroll 有一天来到中国,看到这么多不知道哪儿来的儿子满世界「撒币」,该作何感想呢?

编辑: 徐向英

中国商务新闻网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商务新闻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总网取得联系。

如未与中国商务新闻网(北京总部)进行有效沟通的事宜,本网将视同为未曾联系,并不能给予答复、解决。

联系方式:

总网手机:18500026426(加微信请注明具体事宜)

总网固话:010-58360287、58360324

总网邮箱: comnews201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