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黄背心”抗议的公共政策启示 将考验法国执政者的政治智慧

2018年12月07日 10:52 作者:刘波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近日,由于法国发生大规模的“黄背心”抗议,且巴黎爆发50年来最严重的骚乱,法国现政府面临马克龙上任18个月以来最大规模的政治危机。12月5日深夜,法国政府紧急决定取消明年上调燃油税的计划。法国政府声明表示,对公众的购买力应当予以维护,而不应加以损害。

  本次法国的“黄背心”抗议突如其来,具有突发性,同时具有明显的“去中心化”特征,由对燃油税不满的普通民众自发组织,成员和诉求五花八门,缺乏组织性,也没有明确的领导人与政治纲领;法国政府在试图与之对话时,甚至找不到谈判对象。同时,这一运动突破了法国政治中传统的“左翼”与“右翼”划分,来自两方以及非左非右力量的对马克龙的不满,共同汇成了一股潮流。许多抗议者表示自己没有政治倾向,主要是在民生问题上表达愤怒情绪。

  法国政府之所以要上调燃油税,主要是出于环保考虑。近年来全球变暖问题引起欧洲公众广泛关注,但一个普遍存在的现象是,为了抑制气候变化而进行减排更多地是一个中产阶级话题,对于那些为了生活而苦苦挣扎的下层而言,可能有些“不接地气”,所以,为减缓全球变暖而实施的燃油税上调可能令一些底层不满,尽管该措施具有环保方面的合理性。虽然从专业角度来看这样的政策势在必行,但不能得到公众认可成为其付诸实施所面临的软肋。应对此问题,既不应该完全迎合大众,也不应该不顾公众反应一味蛮干,而应制定妥帖的、追求最优化效果的公共政策。

  出生于1977年的马克龙,在2017年当选法国总统时曾备受期待,人们希望他能用年轻人的闯劲掀起一股改革浪潮,给法国的政治经济形势带来彻底改变,并给整个欧洲产生涟漪效应。但马克龙上台后谨慎地走了渐进路线,取消了增加对富人征收财产税的计划,这主要是为了鼓励外来投资,同时防止法国企业家放弃国籍外逃。尽管过度激进的财富再分配措施的确有不可取之处,但没有满足公众对平抑贫富差距的期待,也导致一些批评者责备马克龙是“富人的总统”。在平等与效率之间究竟应该如何权衡,确实是一个不独法国面临的世界性难题。

  目前“黄背心”抗议者要求大幅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对富裕者征税,还有少部分激进分子呼吁马克龙辞职。此外,虽然巴黎的骚乱极大地吸引了世界的目光,但农村地区的抗议声势更盛,这显示法国政府需要对被忽视的乡村地区投以更多关注,并努力通过行动,让乡村居民不再有被漠视的感觉。“黄背心”运动代表柯西表示,希望政府打击富豪逃税避税行为,成立专门机构促使税收公正化,向地方政府分权,国会选举采取比例代表制,建立瑞士式的全民公决机制对特定政策进行表决。尽管不可能全部得到满足,但这基本上概括了法国民间的诉求。

  虽然街头抗议必然具有松散性质,并带有一些极端特性,其中还渗入了一些破坏分子,但大多数抗议者并不激进,而且其诉求在法国民众中也颇有代表性。法国民众向来习惯于对执政者要求苛刻,过去的20多年来,很多执政者的改革尝试因为民众抗议而泡汤,这是包括马克龙在内的法国执政者面临的一种客观情况,对此只能适应而不能对抗。

  不过,本次抗议事件并不能说明法国经济整体态势不良,马克龙促进法国从欧洲债务危机中恢复的努力还是取得了一定成果,他与德国总理默克尔共同推进的欧元区改革尽管步履维艰,也令人看到希望。近期的事件可能只是法国改革面临的挑战,而不是其终点。

  最重要的是,良好的公共政策需要顾及多方利益,在多种目标之间腾挪协调,而不能只盯着一个方向。有利于减排的燃油税提升对中下层民众造成的影响最大,尤其是那些日常交通燃油需求巨大的民众。所以,如果为了环保目标非要提升燃油税的话,应当首先改善对于大众的公共服务。同时政策先后顺序问题也很重要:假如马克龙在放弃对富人的财产税之前先着手降低底层负担,民众对他的观感可能会有相当大的不同。这些都将考验法国执政者的政治智慧,对于公共决策也带有普遍性的启示。

编辑: 徐向英

中国商务新闻网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商务新闻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总网取得联系。

如未与中国商务新闻网(北京总部)进行有效沟通的事宜,本网将视同为未曾联系,并不能给予答复、解决。

联系方式:

总网手机:18500026426(加微信请注明具体事宜)

总网固话:010-58360287、58360324

总网邮箱: comnews201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