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骆驼•祥子(三)...

2019年2月02日 16:54 作者:陈宏 来源:中国商务新闻网

码字,亦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 三而结(束)。老舍与骆驼祥子写到第三篇山郎才尽笨伯力竭,该结束了,但尚未触及初衷和主题:商业。七拐八绕,歧路亡羊,才不我与,徒之奈何。(国际商报-中国商务新闻网   陈宏 )

因为老舍腊月二十三生日,借祭灶好歹铺陈两篇。周公吐哺,老舍归京,赵清阁居功至伟。千禧年前夕,赵氏撒手人寰,其与名士往来手札几经周折结集出版,老舍的来鸿仅区区四函面世,而知情人透露老舍来信当在百封以上,可惜大多被赵清阁“祭灶”了。

说来也真是悲哀,许多珍贵的出于种种原因不便公开的史料(包括但绝不仅限于信件),往往被当事(权)人付之一炬。其实完全可以转托第三方保管,约定N年后方可公开。文稿所涉诸人,不管是上天堂抑或是入地狱,反正N年后均与人世绝缘,这对厘清史实善莫大焉。现存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院的蒋公日记即是明证。

哲人其萎,自沉太平湖,托体同山阿。今生无悔今生择,来世有缘来世说。愿老舍先生来世安稳,岁月静好。

十多年前,王朔被某报票选为读者最认可的北京作家,引起七方非议,其中也包括来自舒乙的质疑。被某些人称作“痞子”文学家的王朔在把舒乙、余秋雨一干人一通狂卷后敞开心扉:我也不是京味儿作家,就老舍是,我们都不是,北京永远是老舍的。

此言不虚,“痞子总比伪君子强”(王朔),北京永远是曹雪芹的,北平永远是老舍的。那么照猫画虎,磨石口(模式口)就永远只是老舍的。

京西首驿、驼铃古道,随着京门公路的开通,民众生活方式的改变,渐渐冷落下来。十多年前晋冀鲁豫等地志士仁人大量涌入,模式口成了方圆几十里最大的菜市场。不少祥子的同乡在这儿站稳脚跟,一滴汗,两滴汗,不知道多少千滴汗,才挣出那辆三蹦子。从风里雨里的咬牙,从饭里茶里的自苦,才赚出那辆面的...

前几年市区财政据说投了不少钱,大力整治,铺面焕然一新,惜客流陡降,往日摩肩接踵,今夕门可罗雀。巨资改建的门脸儿百店一面,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每间铺面都透出只有新姑爷才有的那么一股傻气。

模式口一带除了拥有老舍、骆驼祥子这些绝佳的IP外,附近的法海寺、田义墓、万善桥、慈善寺、八大处、新首钢...祥子的乡党完全可以重操旧业,拉着京津冀一体化的红男绿女在景点中穿梭。

虽然在模式口活了多半辈子,抽冷子西洋东土也逛了逛。到了维也纳,我愿意抚摸一下弗洛伊德故居的红砖,看一看克里姆特挥毫作画的几案。到了图卢兹,空客有什么好瞧,怎如去劳特雷克的庄园徜徉一番。  

阿尔街头巷尾游人如织,整整一天,手捧画册按图索骥,愣头愣脑几乎遍观画中所及场景。如果没有梵高,阿尔只是一座平淡无奇乏善可陈的法南小城。当然阿尔也能入目,只不过比她漂亮比她有特色的城镇在法国瑞士乃至荷比卢比比皆是车载斗量。潦倒一生的梵高,自戕后为阿尔带来滚滚财源。模式口为什么就不能得老舍、骆驼、祥子之荫庇呢。

小到一家饭馆,大至一个街区,怎么才能火起来,小可真的不知道,唯一敢肯定的是剃头挑子一头热注定事会倍然而功半也无,哪个繁华所在是庙堂高士打造出来的,还得靠江河湖海的青衣小帽们。

不得不打心底里佩服老舍,写的不玄不妙,实实在在,然而神鬼难及:“招呼吧,伙计!是福不是祸,今儿个就是今儿个啦!”

谁敢说我厚古薄今、崇洋媚外,你们知道吗,幸福是干出来的。哈哈...(国际商报-中国商务新闻网   陈宏    图片选自网络)

编辑: 陈宏

中国商务新闻网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商务新闻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总网取得联系。

如未与中国商务新闻网(北京总部)进行有效沟通的事宜,本网将视同为未曾联系,并不能给予答复、解决。

联系方式:

总网手机:18500026426(加微信请注明具体事宜)

总网固话:010-58360287、58360324

总网邮箱: comnews2015@126.com